今天是2022年6月26日 星期日,欢迎光临本站 

律师随笔

关于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是否应当纳入破产债权的思考—程远之

文字:[大][中][小] 2020-8-24     浏览次数:    

安徽安池律师事务所   程远之


  问题来源:2019年3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下称“《司法解释(三)》”)。相较于《司法解释(一)》主要针对破产案件受理,《司法解释(二)》重点关注债务人财产,时隔六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下称“《企业破产法》”)适用的第三个司法解释,聚焦于债权人权利行使的相关法律问题。

  但在《司法解释(三)》中有一条文引起了理论界和实务界的广泛关注,并引起诸多分歧,即该解释第三条 破产申请受理后,债务人欠缴款项产生的滞纳金,包括债务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和劳动保险金的滞纳金,债权人作为破产债权申报的,人民法院不予确认。

  由于语义理解的分歧,在适用该条时,司法实践中形成了两种意见:

  第一种观点(笔者观点)一旦进入破产程序,应付款项的滞纳金或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无论形成于破产申请受理之前或之后均不属于破产债权;

  第二种观点认为应付款项的滞纳金形成于破产申请受理前的属于破产债权,形成于破产申请受理后的不属于破产债权。    

  笔者注意到,中伦律师事务所在对《司法解释(三)》逐条解释中引用了最高人民法院在给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关于人民法院受理破产案件前债务人未付应付款项的滞纳金是否应当确认为破产债权请示的答复》(〔2013〕民二他字第9号),认为依据该《答复》中“人民法院受理破产案件前债务人未付款项的滞纳金应确认为破产债权”。支持了第二种观点。

  笔者在此持反对观点,其理由如下:

  首先,应当区别一般债权和破产债权,破产债权系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管理人基于破产法的规定认定的债权,它与一般债权区别在于:破产一旦进入清算还债的程序,面对的将不再是单独、特定的债权人,而是诸多、不特定的债权人,破产法的价值就在于将债务人的资产依据破产法的规定,按照一定规则清偿,而非个别清偿,在债务资产有限的情况下,破产法就要综合考量各方利益分担,保障每一位的债权人合法权益,为此,破产法技术性的规定了某些债权不属于破产债权。

  其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的司法解释》法释〔2002〕23号第61条就明确规定了不属于破产债权的情形,包括:行政、司法机关对破产企业的罚款、罚金以及其他有关费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案件后,债务人未支付应付款项的滞纳金,包括债务人未执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和劳动保险金的滞纳金、2019年3月27日最新发布的《破产法解释三》第3条又对该条进行了重申和细化,认为一旦破产案件被法院受理后,债权人将债务人因未履行生效判决文书应当加倍的支付迟延履行金作为债权申报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再次,基于上述结论,迟延履行金明显带有司法行政的性质,目的在于督促债务人积极履行还款义务,具有惩罚性质,这一点与《破产法司法解释》第六十一条第一款是一致的,故不应当认定为破产债权。

  最后,作为审理全国破产案件先进单位的深圳中院于2017年8月17日发布了深中发(2017)5号文件,其中54条第2款明确和重申了:债权人申报的下列债权不予认定:行政机关对债务人的罚款、罚金及其他有关费用;债务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该条实际上就是为了避免法院、管理人及债权人混淆和错意,将破产法第六十一条第二款的破产案件受理后这段文字删除了。

但是在实务界无论是持有何种观点,但是一直处于谁也说服不了谁,基于此,亟待官方对该条进行有权解释。笔者通过多方案例检索及法律法规检索,最终找到了支持第一种观点的有权解释,详见如下:(2019)最高法民申4786号:曹伟、深圳市雨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破产债权确认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案。判决观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三条规定:“破产申请受理后,债务人欠缴款项产生的滞纳金,包括债务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和劳动保险金的滞纳金,债权人作为破产债权申报的,人民法院不予确认。”因此,破产案件中,债务人欠付的滞纳金不属破产债权范围,包括破产申请受理前,债务人因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而应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亦不属于破产债权范围。

  基本案情:再审申请人曹伟因与被申请人深圳市雨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雨阳公司)破产债权确认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广东高院)(2018)粤民终1777号民事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曹伟申请再审称:撤销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深圳中院)(2016)粤03民初2446号民事判决、广东高院(2018)粤民终1777号民事判决;并再审改判确认曹伟申报的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加倍债务利息638.51元属于破产债权;由雨阳公司承担本案原审诉讼费用。事实及理由:第一,原审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三条的规定,认定雨阳公司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而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不属于破产债权,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第二,原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并未废止,其规定与之后修订的法律、司法解释并无冲突仍然有效,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第三,原审法院对破产案件受理前的加倍部分债务利息不予认定为破产债权,与《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28条的精神不符。第四,原审法院不认可破产案件受理前的加倍部分债务利息为破产债权,与关于人民法院受理破产案件前债务人未付应付款项的滞纳金是否应当确认为破产债权请示的答复不一致。

  裁判结果: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30日裁定如下:驳回曹伟的再审申请。

  裁判理由: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债务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是否属破产债权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中明确规定了破产债权的范围。其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案件后债务人未支付应付款项的滞纳金,包括债务人未执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和劳动保险金的滞纳金不属于破产债权。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三条规定:“破产申请受理后,债务人欠缴款项产生的滞纳金,包括债务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和劳动保险金的滞纳金,债权人作为破产债权申报的,人民法院不予确认。”因此,破产案件中,债务人欠付的滞纳金不属破产债权范围,包括破产申请受理前,债务人因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而应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亦不属于破产债权范围。首先,破产程序旨在保护全体债权人公平受偿;原则上,同一性质债权应平等受偿。债务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具有一定的惩罚性,目的在于敦促债务人及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如将该部分利息作为破产债权予以确认,实际上将导致惩罚措施转嫁于其他债权人,有违破产程序公平受偿原则。其次,直接承袭前述司法解释文意,无法得出“应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仅指受理破产申请后产生的利息。最后,《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指出,破产财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的顺序清偿后仍有剩余的,可依次用于清偿破产受理前产生的民事惩罚性赔偿金、行政罚款、刑事罚金等惩罚性债权。显然,民事惩罚性赔偿金并非破产债权范围,而属劣后于普通破产债权进行清偿的其他债权。因此,曹伟关于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属破产债权的主张,于法无据,最高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曹伟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规定的情形。

  《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28条规定:“破产债权的清偿原则和顺序。对于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清偿顺序的债权,人民法院可以按照人身损害 赔偿债权优先于财产性债权、私法债权优先于公法债权、补偿性债权优先于惩罚性债权的原则合理确定清偿顺序。因债务人侵权行为造成的人身损害赔偿,可以参照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顺序清偿,但其中涉及的惩罚性赔偿除外。破产财产依照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的顺序清偿后仍有剩余的,可依次用于清偿破产受理前产生的民事惩罚性赔偿金、行政罚款、刑事罚金等惩罚性债权。”

  滞纳金属于对滞纳行为的惩罚,属于惩罚性债权,按照前述规定,应当认定为劣后债权,即不属于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债权的范围。

  从文义解释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3条实际上只规定了破产案件受理后滞纳金的处理,没有直接涉及破产申请受理前的滞纳金的认定及清偿顺位问题,之所以如此,系因最高院认为:(1)现行法律对于滞纳金的概念及法律性质未予明确,争议较大;(2)对于税款滞纳金最高院自己的批复已经确认为破产债权,言外之意,如果直接规定破产申请受理前的滞纳金均不属于破产债权,则因税款滞纳金批复的存在,其难以自圆其说;(3)破产程序滞纳金性质及清偿顺位,取决于规定滞纳金的实体法本身的完善,言外之意,司法解释不宜贸然代替立法。(参加最高院民事审判第二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理解与适用》,第70页)。

  江苏省的做法是,不区分受理前、受理后,滞纳金一概不认定为破产债权。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破产案件审理指南(修订版)》第七节第1条规定:“不属于破产债权的具体情形。下列债权不属于破产债权:一是行政、司法机关对债务人的罚款、罚金以及其他有关费用。二是债务人未执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和劳动保险金的滞纳金。三是裁定受理破产申请后形成的债务利息。四是债权人参加破产程序支出的费用。五是超过诉讼时效的债权。六是法律、行政法规及司法解释规定的其他不属于破产债权的债权。”

  深圳、成都等地做法亦然。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